027-87898160/87893915
当前位置:首页 » 撒药治污”“数字游戏”中央督察报告再曝光种种“怪现象”

撒药治污”“数字游戏”中央督察报告再曝光种种“怪现象”

文章出处:网责任编辑:作者:人气:-发表时间:2021-12-14 19:05:00

  近日,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陆续对吉林、广东、四川、湖北、山东5省和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两家央企进行督察报告反馈。“撒药治污”“数字游戏”……在这一批督察报告中再次曝出一些地方和企业在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中的种种“怪现象”。

  “怪现象”之一:“撒药治污”再出“江湖”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在向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有色集团)反馈督察报告时指出,中色大冶公司冶炼厂各类环境问题突出,一直敷衍应付,甚至采取向沉淀池投加铁盐和双氧水的临时措施进行“整改”。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在向四川省反馈时也指出了同样的问题。德阳市郪江流域污染治理严重滞后,中江县以应急治理代替常规治理,在水质断面上游“撒药治污”,干扰水质监测。

  “撒药治污”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和报告中并非首次出现。2018年11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时曾通报过贵州省开阳县、山东省潍坊市的此类表面整改问题。

  其中,开阳县在监测断面前建设絮凝除磷设施,通过直接添加絮凝剂的方式降低洋水河进入乌江干流前的总磷浓度,以控制断面监测数据。而在围滩河综合整治中,潍坊市及滨海开发区未按整改方案要求开展控源截污,而是主要依赖投放药剂治污,导致耗资4700余万元的河道治污工程基本未见成效。

  表面上提升了一时的断面水质,以应对验收或督察,“撒药治污”曝出的是当地和企业“以拖代治”的心态,损失的不仅仅是本该用在刀刃上的治污资金,还延误了环境治理时机。

  “怪现象”之二:生态修复、环境治理成“幌子”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此次向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黄金集团)反馈督察报告时指出,位于秦岭北麓一般保护区的潼关中金黄金矿业,生态修复弄虚作假,东桐峪内废渣场修复治理层层转包至潼关兴业石渣厂,该厂名为生态治理,实为开挖石料。

  根据督察报告,这种现象在中国黄金集团并非孤例。其下属金厂峪矿业2013年起违法大规模露天开采,并以“采空区治理”名义行违法开采之实,恢复治理变成“开膛破肚”。

  记者梳理第二轮第四批督察报告时还发现,以生态修复、环境治理、平整土地等为名,行矿产开采、违规生产之实的,在其他被督察省份和央企中也不同程度地存在。

  督察报告指出,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金峰石材有限公司采石一厂采矿许可证到期后,以金峰机制砂项目平整场地名义继续违规开采。同样,天门市团山石料厂矿业权到期后,仍以废弃矿山地质环境综合治理名义违规开采。宜昌市长阳花香水岸康养旅游有限公司在手续不全的情况下,长期以排险及场地平整名义非法挖山采石。

  根据督察报告,山东省济宁市多次以矿权整合名义,为关停的废弃矿山重新办理采矿权。

  在一些地方,“土壤改良”俨然成了污泥处置途径。在四川省,2014年以来,遂宁市新景源生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假借“土壤改良”名义将10.51万吨污泥直接倾倒或填埋于租用土地内,造成污染。

  如出一辙的还有,广东省东莞福利龙复合肥公司借营养土的名义违规倾倒污泥;吉林省鹏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改良盐碱地土质为名,违法填埋约75万吨污泥处置后产物,并临时补种树苗应对督察。

  “怪现象”之三:禁区、清单“一调了之”

  矿山企业位于各类保护区之内,需要调出怎么办?项目列入当地发展负面清单,没法上马怎么办?一些地方和企业不思尽快整改或调整发展方向,而是将调整的目标盯上了保护区和负面清单本身。

  根据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报告,有关地方政府明确要求金秀县禁止新建铜矿采矿项目、凤山县现有金矿项目2019年退出,中国黄金集团所属凤山县宏益矿业、凤山天承黄金矿业和金秀茂源矿业都在负面清单禁止项目之列,但其上级公司一直推动调整负面清单,试图继续开采。

  为了违规项目继续存在,不惜调整保护区范围,在历次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并不鲜见。一些地方并未吸取此前的经验教训,仍旧在“调整”保护区范围上做文章。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报告指出,四川省广元市九龙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将违规批复项目调出保护区范围,核心区和缓冲区面积调减比例高达40%。

  “怪现象”之四:文件照搬照抄、随意编造

  在第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期间,曾曝出个别地方和部门为应付督察出具虚假材料的情况。如2017年5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在对天津市静海区水务局进行问询及调阅资料时发现,区水务局提供的2013年工作档案中,竟然出现了2015年才发布的《天津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讨论议题。由此揭开了向督察组提供虚假材料企图蒙混过关的“怪现象”。

  按理说,经历了第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后,各地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严肃性和对问题的一抓到底的态度理应有了清醒的认识。但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仍出现了文件照搬照抄、随意编造的现象。

  根据督察报告,吉林省松原市、长春德惠市印发的有关文件照搬照抄,工作敷衍应对。辽源市东丰县竟然临时编造生态环境保护年度工作计划,以应付督察。山东省东平县政府和泰安市林业局为在缓冲区内修建道路出具虚假申报材料,编造新建道路仅占用实验区的假象。

  更有甚者,一些地方置环境风险于不顾,为开发建设“谋划”。如山东省聊城市、淄博市为将污染地块用于开发建设,在污染地块调查报告上弄虚作假。

  此外,中国有色集团所属中色东方公司下属多家企业存在材料造假。其下属新材料公司设备巡检和维护记录存在明显造假行为;下属钽业公司将约4500个属于危险废物的废包装桶作为普通废铁非法外售,并伪造包装桶回收协议和交接确认台账。

  “怪现象”之五:热衷于“数字游戏”,卯难对榫

  年度总能耗较上年有上升,而在年度可持续发展报告中,这个数据却变成了不升反降。这个“数字游戏”出现在中国有色集团。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报告指出,中国有色集团2019年总能耗较2018年上升3.3%,但年度可持续发展报告发布的2019年总能耗数据却不升反降。

  同样,此次督察也发现,一些地方、部门和企业不仅没有做到环境治理、减污降碳真抓实干、抓铁有痕,反而是在数字上做起了手脚。

  同样是在中国有色集团,针对下属锌业公司外排废水超标问题,集团公司不仅不支持提标改造,反而建议其通过增加用水量来降低污染物浓度的方式实现达标排放。

  而在广东省,为了上马南方东海钢铁400万吨优特钢项目,2020年以来当地通过“化整为零”方式为企业获取林地使用指标1950亩。

  督察报告还显示,山东省部分地方对新建项目煤炭消费减量替代方案把关不严,焦化行业瞒报煤炭消费数据问题突出。

  从5个省份的督察报告反映的情况来看,农药使用量普遍存在数据不清的问题,如督察报告明确指出,湖北省有关部门未按要求细化农药化肥减量工作措施,化肥减量数据失真。此外,《山东省农药使用调查监测数据分析报告》中的农作物亩均农药使用量与上报统计结果存在显著差异。吉林省扶余等地农药化肥减量数据仅根据要求进行推算,明显不实。

  在线监测弄虚作假也是此批督察报告中多次提及的。如广东省佛山市白泥坑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置设施运行不正常,在线监测弄虚作假;湖北省个别沿江化工企业通过干扰监测设备制造生产废水达标排放假象,大量超标废水直排。

  有些企业曾因在线监测数据造假被处罚,未能引以为戒,仍明知故犯。督察报告指出,中国有色集团锌业公司林东分厂曾因篡改污染源自动监控数据受到处罚,但此次督察仍发现其通过修改在线监测数据截距、采样桶内加注清水等方式进行造假,多次修改监测数据。

  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报告曝出的这些“怪现象”,类似问题在之前的督察中也或多或少出现过。“怪现象”一再重现,反映出在一些地方、一些部门和一些企业“怪现象”背后的思想根源问题仍未解决。

  武汉奥威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提供专业污水处理设备,方案、施工、调试一条龙服务的污水处理企业。主要经营:韩国空气悬浮式单级离心鼓风机(节能30~50%)、法国欧陆多级离心鼓风机、进口板框压滤机、提升式曝气系统、若您有需求,欢迎拨打奥威斯环保官网销售热线。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将及时处理。

此文关键字:曝气管_硅橡胶曝气管_聚氨酯曝气管_进口曝气管_微孔曝气管

相关资讯